言情网

首页|排行榜|穿越时空|古代言情|都市言情|仙侠武侠|魔法言情|港台言情|玄幻魔法
/繁体版
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都市言情 » 赤心巡天
温馨提醒:“言情网”无弹窗广告,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第四十六章 此身如鞘(为月票三万二加更) 第1页

作者:情何以甚
    “啊!呜!”

    方鹤翎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干嚎,他也不知道他在叫唤着什么。只是有一种无处宣泄的情绪,催促着他咆哮出来。

    像一头困兽,像一条受伤的狗。

    他是被困在笼中的受伤的狗,可他也要发疯,也要嘶吼,也要战斗。

    他最强的力量被压制在体内,残剑术止步于皮囊。

    但指间的寒光已经握在手中。

    他高高跃起。

    他还有匕首,还有拳头,还有牙齿……

    他不是一无所有。

    痛苦的心愈发痛苦。

    血红的眼睛愈发血红。

    “啊!”

    他近乎癫狂地叫喊着,但没有一个完整的音节。

    这个世界是血红色的。

    而他自己,像骨头一样苍白。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他的愤怒和仇恨,在这样高频地燃烧。

    然而一只手探将过来,悬按在眉心前,按停了他。

    像是老鹰扑住了小鸡仔。

    他甚至是看到了那个过程的。

    那个人就那么从容的抬起右手,然后竖起手掌,正对着他。那只手掌好巧不巧,悬停在他的眉心。

    而方鹤翎在这个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了。

    那一只悬在眉心前的手,仿佛接管了他的身体,也冻结了他的命运。

    他整个人,以一种俯冲的姿态,被定格在半空。

    像是一只被吊住的风筝。

    而那个人,抬眼看着他。

    这是一双温和淡然、又悠远神秘的眼睛。

    方鹤翎莫名感觉,自己好像被洞彻到了灵魂深处。

    可他分明记得,张临川的眼神不是如此的。

    在戴上白骨面具之时,张临川的眼神是略带矜傲和疏离的,完全契合三大姓出身的道院天才形象。在戴上白骨面具之后,只有冷漠。

    他认为后者是真正的张临川。

    不是绝情,是根本无情。

    除其所求,万事不萦。

    那么又是因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

    方鹤翎和努力地思考着,在无穷的痛苦中,默默运转神通。

    “你的心,好像在增加我的痛苦。”

    这个一抬手就制住他的男人,仍然那么看着他,语气似有叹息:“但它实在已经没有增加的余地了。”

    方鹤翎心头巨震!

    不仅仅在于他暗地里的动作被察觉。

    更在于自己奋力发动的恨心神通,竟连一丝涟漪都没能泛起!

    而且……

    什么叫“心里的痛苦已经没有增加的余地”?

    “亲手杀死自己全家的你,竟然也会痛苦吗?”方鹤翎狠狠地盯着对方,嘶声问道。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咬破这个人的喉咙,喝尽这个人的血!

    而令他意外的是——

    面前这个人,那温和淡然、又悠远神秘的眼神,竟然泛起了一瞬的涟漪。

    他竟然真的从这个人的眼神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哀伤!

    张临川……张临川竟然也会哀伤吗?

    “我记得……”

    在惊疑之中,方鹤翎听到面前的人这样说:“你是方家的人。”

    方鹤翎愣住了。

    张临川会对自己如此不熟悉吗?

    不会。

    因为在张临川戴上那张白骨面具之前,两人就已经接触过很多次。自己曾无数次单方面地示好,那时候的张临川,也总是不远不近地相处着。

    就算再怎么瞧不起自己,也不至于记不得自己。

    那么,张临川会刻意表现出不熟悉来羞辱自己吗?

    必然不会。

    因为自己……没有被他羞辱的资格。

    “你不是张临川!”方鹤翎血红的眼睛恢复了一丝清明:“你是谁?”

    然后他听到,面前这个和张临川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轻声说道:“你可以称我为王念详。”

    对方说方家。

    除了枫林城故人,没人会在乎枫林城里的一个什么狗屁方家。甚至于枫林城都只是一个狗屁。

    所以方鹤翎确定,对面这人,应该也是枫林城出身的人。

    可是……

    王念详?

    他只知道一个王长祥,是枫林城道院的优秀弟子,后来还进了郡道院。

    他努力巴结张临川,但是跟王长祥并不熟,因为王长祥总是在埋头修行、做任务,能够接触到的机会不多。

    他大约只知道,王长祥还有个哥哥,是个不能修行的废物。在王氏族地深居简出,极少露面。除此之外就没有太多了解了。

    那个人,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叫王长吉才对……

    王念详,是谁?

    仿佛看穿了他的疑惑,面前这人继

    最新网址:    续道:“我是王长祥的哥哥。”

    王长祥的哥哥……

    念详……

    方鹤翎后来并没有去过庄国,也没有寻找过枫林城故人,所以并不知道王长祥最后是怎么样了。

    在今天之前,他一直觉得,王长祥应该还在清河郡郡道院,过着他曾经向往的生活。一步步地往上走,成为人人敬仰的强者,做人上人……当然现在来看,都只是为那个狗娘养的庄庭卖命而已。

    但无论王长祥怎么样了,当初那个不能修行的废物王长吉,又如何会变得这么强大?如何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你和张临川……是什么关系?”方鹤翎问。

    “他夺了我的肉身,然后我夺了他的肉身。”现在以王念详为名的男人,语气平淡地说道。

    但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带过了多少深藏其间的暗涌。

    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肉身如何会被张临川看上强夺,又如何能够反过来,夺走张临川的肉身!

    方鹤翎完全可以想象得到,此人和张临川互争肉身的那一幕,应该是何等样的惊心动魄!

    但对他来说更可怕的信息是,在张临川和王长吉的争斗中,好像张临川才是占据主动的那一个。

    已经如此强大,已经恐怖到令他绝望的王长吉,都被张临川夺走了肉身……张临川,又该如何强大?

    他记得的是当初在枫林城之祸里肆虐的白骨使者张临川,是内府境修为擅长雷法的那个冷酷男人。

    他知道以张临川的天赋,在那起精心策划的阴谋之后,肯定会有长足的进步。

    但他以为他这样拼命,是能够拉近一点距离的!

    方鹤翎的身体仍然悬在半空,但他几乎已经忽略了这些。只是带着一些难言的情绪,急切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张临川现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四十五章 永不能忘: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
推荐阅读